详细信息
首页 > 商会服务 >法律服务 >详细信息

深度解读《公司法司法解释五》

发表时间:2019-06-11  阅读次数:6172  文字大小 〖 最大 中等 一般

2019年4月29日,最高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五)》。本次出台的司法解释只有6个条文,内容并不算多,并且集中在维护中小股东的权益方面,下面来进行一一解读。

条文

第一条 关联交易损害公司利益,原告公司依据公司法第二十一条规定请求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赔偿所造成的损失,被告仅以该交易已经履行了信息披露、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等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程序为由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公司没有提起诉讼的,符合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条件的股东,可以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解读

该条第一款读起来有点晦涩,主要因为其指引到另一个条文——《公司法》第二十一条“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其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违反前款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加上这一条就可以清晰的看出本次司法解释五第一条的核心在关联交易上。在司法实践中,关联交易的被告一方最常见的抗辩事由就是该交易程序合法,是经过股东会董事会批准通过的。然而事实上很多中小股东无法对抗大股东意志,被表决或是稀里糊涂表决的情况屡见不鲜。该条解释出台以后,法院在审理关联交易类案件时,可以不看公司决议只看交易本身是否公平,这显然是最大程度上的保护中小股东利益,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待。第一是本身就投了反对票的股东,其当然的可以通过起诉维护自身权益;第二是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投了赞成票的股东,如果交易本身确实违反公平他可以提起诉讼。实务中中小股东通过诉讼维权的选择并不少,官司该怎么打,诉讼请求怎么定最为稳妥仍需结合实际情况。该条具体会对法院的裁判实践产生多大的影响有待时间进一步的检验。

该条的第二款则更加抽象,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主要讲的是诉讼主体资格及如何行使股东诉讼权利的问题。总结下来是普通有限公司的股东都有资格使用第一百五十一条维权,股份制有限公司的股东则增加了条件,连续180天以上单独或与其他股东共同持有1%以上的股份,即“180+1%”。如何行权则是一个交叉管辖的问题,告董事、高管须提前发函给监事要求监事起诉;告监事须提前发函给董事要求董事起诉;告股东给董事、监事择一发函(章程有约定章程优先)。不论是董事还是监事,收函后拒绝起诉或30天内未起诉的,股东就可以代表公司起诉。上述的都是正常情况,如果情况特别紧急股东直接起诉也是可以的。

 

第二条 关联交易合同存在无效或者可撤销情形,公司没有起诉合同相对方的,符合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条件的股东,可以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解读

该条的核心同样是维护中小股东利益,进一步明确中小股东可以代表公司间接维护自己的权利。通常公司关联交易都是由大股东主导完成,即使关联交易合同存在违反公平性的情况公司也无法起诉,此时中小股东完全可以代表公司起诉。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三款中对股东该告谁给的表述是“他人”,这样的表述为司法实践带来了不少的麻烦。这条解释对此问题给出了明确的说法,即合同相对方。这也给中小股东的诉讼指明了方向,即中小股东不仅可以告公司内部的人还可以告合同的相对方,并且这个相对方可以是白纸黑字写明的也可以是背后的实际控制人。

有一点很容易被人所忽略,要结合《合同法》来看,《合同法》第七十五条中规定的撤销权仅有一年,且合同法解释一第八条也已经明确合同撤销权为除斥期。如果说除斥期借满,那也符合《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的情况紧急。股东可以越过董、监,不必等30天而是直接起诉要求法院撤销合同。这也是本条解释所能读出的一层含义。

 

第三条 董事任期届满前被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有效决议解除职务,其主张解除不发生法律效力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董事职务被解除后,因补偿与公司发生纠纷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据法律、行政法规、公司章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综合考虑解除的原因、剩余任期、董事薪酬等因素,确定是否补偿以及补偿的合理数额。

解读

该条款可供解读的地方不是很多,可以结合着劳动法体系来看。首先是强调了股东会可以随时解除董事职务,将董事职务和普通劳动关系区分开,就解除董事职务这个问题董事本身显然是没有司法救济手段,当然前提是股东会解除董事职务的程序合法。其次也是给了董事一定的权利保障,即解除职务的同时该给予的报酬、补偿仍是需要给的,否则董事是有权起诉并且法院也是会根据实际情况予以支持的。现实中很多公司在解除董事职务的时候一并也就把他开了,此举显然就是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劳动人事方面仍是以劳动法体系为准。总结为董事虽没有特权但劳动者最基本的权利需要保障。

 

第四条 分配利润的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作出后,公司应当在决议载明的时间内完成利润分配。决议没有载明时间的,以公司章程规定的为准。决议、章程中均未规定时间或者时间超过一年的,公司应当自决议作出之日起一年内完成利润分配。

决议中载明的利润分配完成时间超过公司章程规定时间的,股东可以依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决议中关于该时间的规定。

解读

该条所反映的也是公司运营过程中一个相当常见的现象,即小股东光有钱投进去却不见钱出来,法律上称为延期分红。这条就延期分红问题有了明确的要求,即公司一旦做出利润分配决议最迟就是一年内要完成利润分配。此外对于利润分配决议中载明的利润分配时间超过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起诉要求撤销决议中的时间规定。

 

第五条 人民法院审理涉及有限责任公司股东重大分歧案件时,应当注重调解。当事人协商一致以下列方式解决分歧,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一)公司回购部分股东股份;

(二)其他股东受让部分股东股份;

(三)他人受让部分股东股份;

(四)公司减资;

(五)公司分立;

(六)其他能够解决分歧,恢复公司正常经营,避免公司解散的方式。

解读

司法实践中,在公司出现了僵局的情况下,很多股东直接就起诉解散公司,通过清算来实现自身的权益。在被解散的公司中不乏有些是经营情况良好只是人员内部协调出现问题。有时候法院为了维护股东利益只能做出解散公司的判决。这势必会造成一定的资源浪费。该条正式确立了审理公司僵局问题时法院要以调解为主,有点像婚姻法中大家好聚好散这样的一个思想。能确立这样的一个理念无疑是比较经济也是比较值得肯定的事情。但是会不会有像婚姻法那样出现久调不判,增加诉累的情况发生,有待实践考量。条文中列举的几种情形中最值得一谈的是第一种。在公司法体系之下,要想完成股权回购,其条件可以说是无比苛刻。这第一种情况竟然为股权回购开了一扇窗,但是由于股权回购牵扯甚大,法院究竟能不能以调解的形式促成公司股权回购需要进一步观察,毕竟其与公司法存在一定的冲突。

 

第六条 本规定自2019年4月29日起施行。

本规定施行后尚未终审的案件,适用本规定;本规定施行前已经终审的案件,或者适用审判监督程序再审的案件,不适用本规定。

本院以前发布的司法解释与本规定不一致的,以本规定为准。

解读

即本解释不具有溯及力。(转自网络)

南京网站制作_南京网站建设_南京忆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