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商视界

详细信息
首页 > 徽商视界 >徽商视界 >详细信息

没有马云的阿里能否继续大象起舞?

发表时间:2018-09-11  阅读次数:1430  文字大小 〖 最大 中等 一般

圆梦,2018年的教师节属于马老师。

9月7日,在杭州接待完多哥总统福雷后,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率队飞赴茅台。在当晚8点 开始的座谈会上,马云与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保芳均表达了推动进一步战略合作的意愿。

同时,茅台与阿里还推出了阿里巴巴冠名的“封坛酒”,马云在“好酒”二字封条上签名。这不仅是一种储藏酒的方式,也寓意了一种虔诚的信仰,和不灭的情怀。彼时,外媒开始传出马云即将退休的消息。

如同被封存的老酒,“风清扬”的传说也留给了互联网江湖。9月10日,马云在内部信中称,将在明年的今天正式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由现任阿里巴巴CEO张勇接棒。按照马云自己的说法,该计划并非临时起意,而是筹谋多年。“过去10年里,我都问自己:马云,你会生病,会死,会疯,会又老又傻,如果你突然死了、出车祸了,公司会怎样?所有人的努力都付之东流了?你得建立一个体系,一种文化,一群相信我们共同努力的愿景的人。”

在这之前,马云已做了很多安排,马云从2009年开始搭建“合伙人制度”与人才体系,希望通过这些机制保障即使自己有一天退下来,阿里也能继续高歌猛进。在进入合伙人时代后,阿里巴巴有节奏地开始尝试交接,并从中积累经验。阿里巴巴、蚂蚁金服,菜鸟网络、阿里云等板块,都已经完成过至少一次管理层交接。

在人才储备上,阿里巴巴不仅有蒋凡、吴泽明、胡喜等新一代领导层崭露头角,管理干部和技术骨干中“80后”已经占到80%,“90后”管理者已超过1400人,占管理者总数的5%。

作为BAT三大巨头中,第一位抽离公司业务的创始人,马云的底气正是来源于此。或许,传奇还不止于此。在他身后,阿里巴巴已经突破电商公司,成为包括电子商务、线下零售、智慧物流、网络支付、大数据和云计算等在内的数字经济体。

两年前,马云在云栖大会提出“五新”战略——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和新能源,这成为阿里巴巴的核心战略。另一大集团蚂蚁金服最新估值为1500亿美元,仅次于阿里和腾讯。

马云真的会退隐吗?答案是不会,只不过马云将更多出现在教育、公益和女性成长等事业中。对于投资者来说,他们更加关注,阿里巴巴的下一步往何处去。

高手云集

在《笑傲江湖》中,风清扬曾道:“当今之世,这等高手是难找得很了,只要能侥幸遇上一两位,那是你毕生的运气,我一生之中,也只遇上过三位。”

马云比风清扬幸运。除了当初一起创业的“十八罗汉”之外,他还遇到了张勇、井贤栋、蒋凡等多名堪称高手的掌舵者。对于阿里巴巴而言,马云是绝对的图腾和灵魂。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马云说,“我不认为我退下来后阿里巴巴会有什么问题,我对我的团队有绝对的自信,对合伙人制度有绝对的自信。公司要有灵魂,这是我特别引以为傲的。”

张勇花名逍遥子,在内部,大家一般称其为老逍。张勇在阿里工作11年,阿里巴巴内部有一个说法:老逍是在高速路上换引擎的人,而且把拖拉机换成了波音747。加入阿里11年,张勇以创业者和创造者风格,强烈影响了阿里的整体战略和走向。

天猫是张勇内部创业的成果,天猫“双11”这一现象级商业盛事是张勇10年前的创造;2014年,张勇力主举全集团之力“All in无线”,使手机淘宝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移动电商平台,为阿里拿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船票;张勇主导的新零售引领了2017年以来的全球商业模式升级。

在张勇的带领下,阿里巴巴从电商平台,发展为影响和塑造未来商业基础设施的数字经济体。天秤座的张勇,反而以严谨、稳定著称,处女座的马云则有更多浪漫情怀。

二者的配合也堪称完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阿里巴巴许多重大的投资决策是由张勇主导,包括苏宁、银泰、盒马,入股高鑫零售,收购饿了么等等,使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成为新的趋势。尽管外界总喜欢冠以“马云买下XX”的标题,但实际操盘手早已不是马云。

马云曾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 CFO 做 CEO。这句话后来成了阿里员工开老板玩笑的一个梗。CFO出身的张勇被评为中国2018年最佳CEO第一。2017年7月11日,阿里巴巴宣布成立“五新执行委员会”,蚂蚁金服CEO井贤栋出任“五新”执行委员会副主席,其他成员包括:童文红、邵晓锋、王帅、张建锋、赵颖、倪行军、吴泽明、蒋凡、万霖、靖捷等,可谓良将如潮。

一年后的阿里会怎么样?这其实也是马云自己极为关心的一个问题。在马云看来,如果制度、人和文化能够完美结合,企业就能基业长青,摆脱对于个人的过度依赖。因此,马云从2009年开始搭建“合伙人制度”与人才体系,希望通过这些机制保障即使自己有一天退下来,阿里也能继续高歌猛进。

大象起舞

从企业长远发展的角度来看,马云的淡出,对阿里巴巴未尝不是好事。在主营业务遇到天花板的时候,放手去拓土,才有机会获得新生。

在这一点上,一如常常被拿来比较的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十年前,比尔·盖茨从微软正式退休,当时的巨人微软已经“日薄西山”,在2000年-2013年期间,微软从巅峰时期的6000亿美元市值一路缩水下滑,最终只有不到3000亿美元的市值,不及2000年辉煌时期的一半。在这期间,苹果、谷歌、Facebook、Twitter等后起之秀开始不断崛起。

2008年,比尔·盖茨将微软的CEO之位传给鲍尔默。他最终也没有力挽狂澜,直到2014年,萨提亚·纳德拉接替鲍尔默出任微软CEO,在他的带领下,微软成功转型,目前股票市值为8297.78亿美元,超过谷歌,仅次于苹果和亚马逊。

萨提亚·纳德拉正是张勇最为欣赏的管理者。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最近几年如果指名道姓选一个的话,我比较欣赏微软的Satya Nadella。他跟我一样,担任CEO时间不长。他上任以后做的一些事情,比如对微软的改革,在云计算新阶段的改革,我觉得是非常不错的,是继往开来的,是开创性的。”

在张勇看来,最终还是要让一个企业发生本质的变化,一定要因为你而让这个企业有所不同。马云有充分的理由对张勇信任。目前,阿里巴巴早已不再是靠单一业务立足的“电商巨头”,而是全球性的数字商业基础设施提供者,其中包括了数字贸易、普惠金融、文化娱乐等服务,由在线支付、智慧物流、大数据和云计算三支部队提供支撑。

阿里巴巴通过天猫出海、全球速卖通,投资Lazada、Tokopedia、Daraz等平台持续扩展核心电商服务能力,同时,菜鸟网络铺设全球智能物流骨干网,蚂蚁金服全球化布局不断深入。8月23日公布的季度财报显示,阿里巴巴收入同比大增61%至809.20亿元人民币,而亚马逊、Facebook、谷歌、Netflix增速都没有超过50%。若与上市前的2014财年相比,截至2018年3月的最近一个财年,阿里巴巴的全年收入从525亿元人民币增长到了2502亿元人民币。

不过,其在O2O、影视文娱、物流等领域仍然处于亏损中。阿里巴巴的股价在今年的跌幅已经超过20%。

张勇的使命是,阿里巴巴到2020年GMV达1万亿美元,远景目标是到2036年服务全球20亿消费者、1000万盈利小企业、创造1亿就业机会。大象能否继续起舞?他需要在主营的电商业务之外,找到新的盈利和增长点,完成阿里巴巴的二次蜕变。

退而不休

在2019年9月10日之后,马云将继续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成员,直至2020年阿里巴巴年度股东大会。

阿里巴巴最新财报文件显示,公司将于2019年完成对VIE架构的调整完善,具体而言就是减少马云和谢世煌的个人控制力,由阿里巴巴合伙人和高管们集体控制,目的是为规避“关键人风险”。

“关于我自己未来的发展,我还有很多美好的梦想。大家知道我是闲不住的人,除了继续担任阿里巴巴合伙人和为合伙人组织机制做努力和贡献外,我想回归教育,做我热爱的事情会让我无比兴奋和幸福。再说了,世界那么大,趁我还年轻,很多事想试试,万一实现了呢?!”马云在公开信中透露了自己的新动向。

他的脚步是否真的就此停下?曾经在2013年,马云宣布卸任CEO,却并没有停下脚步。2015年5月7日,阿里巴巴宣布,张勇接替陆兆禧出任集团CEO。当时马云的担忧在于,阿里巴巴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还没有拿到足以安枕无忧的船票。以至于,他为阿里巴巴上市、国际化等业务不断奔走。也有分析人士揣测,或许马云会在真正卸任前,完成蚂蚁金服的上市,才会彻底放下。

截止到2018年7月18日,阿里巴巴集团发行在外的股份数为25.92亿股。其中的16.69亿股(64%)被登记在册的128名投资者持有。马云持有1.67亿股,占集团股份数的6.4%。软银持有阿里巴巴集团28.8%的股份,是集团最大的股东。张勇持股比例不超过1%。

有分析认为,与传统的股份制公司不同,在阿里的公司治理体系中,董事会的权力核心功能被弱化了,取而代之的是“合伙人”制度。所以,马云辞去董事局主席一职后,对公司的权力架构和日常运营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反而会降低马云作为公司高管所面临的法律风险,使其成为集团内的“精神导师”。

今天,马云的新名片显示老师、阿里巴巴001号员工、阿里巴巴合伙人、阿里巴巴一号公益志愿者、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会主席、马云公益基金会创始人、乡村教师代言人……显然,马云的传奇还没有画上句号,他将以另一种方式开启自己人生的第三次创业。